3/15/2012

[UL] 早安騎士,晚安王子 01

 遊戲Unlight衍生同人文
 扭曲可能
 角色生前世界觀大部分為腦補,R卡劇情只補完殿下
 艾伯李斯特/古魯瓦爾多,超冷門爆炸雷有快退
 防爆















  你是第一百個,我的第一百個新娘。他對著被鋼釘固定在石牆上的女人這麼說。鮮血從手掌中心的洞口流出,滴在青苔上,滋潤了滿室陰暗。一邊的石檯上躺著另一個美麗的男人,他從那男人的頭頂拔出另一只鋼釘。

  「抱歉,會再補給你的,」手指溫柔撫過男人僵硬的裸身,語氣中充滿無限愛憐,低下頭,在黑紫色嘴唇邊低語:「先借給他吧。」

  沾有腦漿的鋼釘上多了血液的味道。

  他望著女人胸口中央的血窟,勾起嘴角,一下又一下將鋼釘往那裏刺,專注地、歡喜地,洞口越來越深,濺在他身上的血漬無法遮掩他扭曲的笑容……直到八寸鋼釘完全穿過女人的胸口,隨著血液肉沫打在石牆上。然後他抽出配在腰間的長劍,以鋒刃畫出潔白光滑的一道弧線。

  「完成了,」劍尖朝下,擊碎腳邊那顆女人的頭顱,「第一百個妃子。」

  從劍身上被甩下的血液散在角落,襯著石磚和青苔形成瑰麗的色彩。他點燃室內所有燭台,火光在奇異無比的景象上舞動——牆上釘著女人、天花板上垂吊著貓狗,而男人們寂靜地睡在石檯上,各種殘缺在這間房裡顯得稀鬆平常,空氣中瀰漫的不是血的味道,也不是腐朽的味道。

  他說這是花的味道,是人工合成的百合花香。

  「婚禮之後,祝各位結婚紀念日快樂。」哼著從兄長那兒學來的小調,鞋跟在乾燥且充滿裂痕的石地上踏出清脆聲響,他與方才被抽出鋼釘的男人跳起華爾滋,輕快地在每一位新娘之間流轉舞步,跳著兩具身體,卻只有一種舞步的華爾滋。

  隔夜,他從街上帶回了一位女孩,金髮碧眼,十分美麗。

  「歡迎來到王子殿下的花嫁工房,我的第一百零一位妃子。」












TBC_


希望庫存貼完前我還活著沒有被OO組和OO組的粉絲打死
眼鏡殿下,應該說眼鏡攻太孤單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