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2012

[UL] 早安騎士,晚安王子 02

 遊戲Unlight衍生同人文
 扭曲可能
 角色生前世界觀大部分為腦補,R卡劇情只補完殿下
 艾伯李斯特/古魯瓦爾多,超冷門爆炸雷有快退
 防爆



























  陽光沒有灑下的午後,國境邊界有快報傳回王宮裡。古魯瓦爾多從沒有光線的窗邊回到王座上,聆聽下方使者帶來的消息。他的心情不怎麼好,已經連續幾日沒有太陽出現了。

  再這樣下去,地下室裡的……。

  「殿下,殿下!」

  使者急躁的聲音拉回古魯瓦爾多遠飄的思緒,深紅色瞳孔重新聚焦回底下紅毯,眾卿相們臉色相當難看,好比石框四格窗外的天氣一樣糟。唉,那位使者靴底的泥土搞髒紅地毯了,昨天才要人換過新的。他盯著小土塊在紅色絨毛間打轉。

  「該死的帝國!終於直接將腦筋動到我國領土上了嗎!」左列第二位臣子這麼說了,憤憤不平握著拳頭。右列第三個頭頂高帽子的接著指責古朗德利亞的不是,對敵國侵犯政策的研討慢慢展開來,卿相們你來我往,七嘴八舌討論對策,高高在上的古魯瓦爾多放軟身子癱在王座上,撐著下顎冷眼以待。

  這就像是吃午飯一般平常,古朗德利亞帝國多年來與隆茲布魯王國處於膠著狀態,其原因則是王國的同盟——魯比歐那連合王國,長時間受到帝國覬覦。

  「居然放棄進攻魯比歐那,將矛頭直接指向我國。」

  「難不成認為我們比魯比歐那好欺負?」

  「不可能輕易改變一直以來的戰略,可能是有什麼計謀。」

  各式各樣的人聲混雜在一起,氣溫有些高漲,古魯瓦爾多指尖摩娑,估計是攝氏二十度左右。對於位在大陸西方,內陸高地平原的隆茲布魯王國來說,這個夏日格外熱情,雨水多了許多,但陽光相對背棄王國人民不少,古魯瓦爾多討厭這種潮濕陰暗的天氣,他需要乾燥的滋潤,他喜愛空洞到割裂他肌膚的乾冷空氣。

  古魯瓦爾多沒有改變姿勢,只有雙唇開闔。

  「洛裴恩,一個星期內將軍隊整備完全,也將禁衛軍的騎兵團納入。」

  「請等等,殿下,怎麼能出動禁衛——」

  對方話語未畢,古魯瓦爾多眉峰一挑視線刺向那方止住異議,瞬間,整個大廳內的氣氛驟降至緊繃點,連呼吸都絲毫不敢輕易發聲。王子暗紅瞳仁卻平靜無波,應該是斥責對方的語調也冷淡毫無起伏:「給我安靜。王城內的巡邏騎兵隊同樣編入國軍騎兵單位。」

  至此,仍然沒有任何卿相膽敢開口諫言,唯有洛裴恩彎著腰,隨著王子殿下的命令答是——因為他們都明白,過於違抗這位殿下的話,他們將會有如何下場,將會體會到傳聞不只是『傳聞』。

  「告知魯比歐那,他們不想出兵也沒關係,只需要提供充足的糧草和好馬即可……如果堅持要打這場仗,就將全國上下的騎兵都送來,並且服從我的指令,不從就給我滾回去,若是發生什麼狀況,隆茲布魯也將無視之。」大大吐口氣,古魯瓦爾多翹起左腳搭在右膝蓋上,懶洋洋地享受著這低迷緊張的氣壓。

  「殿下,請恕臣下斗膽。」

  「說。」

  洛裴恩這才稍稍抬起頭,視線越過袖口和收攏的指節望向王座椅腳,他問道:「為何堅持要使用大量騎兵呢?」

  聞言,古魯瓦爾多雙唇勾起細微角度,以不帶深度、僅在表面的笑容回答:「真是愚蠢,文官不懂打仗又何必提問?只是羞辱自己罷了,別管那麼多,照我說的去做就是。」

  所以本王子才討厭這套該死的制度,文官只管國政,武官負責殺人什麼的迂腐行政行為。只可惜那尚未死透的老爸制定這條規定,他只是個攝政王,要編修行政準則恐怕不是那麼容易,而他最討厭麻煩。

  又喊了聲斗膽僭越,洛裴恩表示如果沒有個合理適當的理由,恐怕無法說服魯比歐那連合王國出借重要的騎兵,而且還是全數。同時,洛裴恩的同事們都以眼神示意他別再說下去,儘管是王子最信任的下屬,要是觸碰到地雷的話恐怕也要炸個體無完膚。

  「嘖,說你們笨還不相信,」但這位王子殿下似乎對洛裴恩老人家特別有耐心,他蹙起眉頭不耐煩繼續解釋:「以往和帝國打仗都在秋冬季節,我們有氣候適應方面的優勢,今年他們不曉得哪根筋開竅懂得挑夏天來送死,這裡只好改變方針,改轉軍種方面為優勢。」

  位於東方的古朗德利亞帝國因為河川地形關係,氣候較為溫暖,也不擅長培養良馬與騎兵,不如王國來得熟悉快速的馬上作戰,古魯瓦爾多的策略便是直接攻擊這塊弱點。況且,他也從未在戰場上展現出隆茲布魯騎兵的真正威力,正好殺個帝國措手不及。

  「原來如此,殿下深謀遠慮,臣等愚昧。」洛裴恩最後一次深深鞠了躬,目送古魯瓦爾多頭也不回地離開大廳往深處走去。

  眾臣肩頭一鬆,紛紛嘆息,能擁有這樣聰明能幹、威儀天下的王子殿下,是隆茲布魯王國的福氣,但王子殿下加諸在國家與人民上頭的欲望卻也毫不見底。古魯瓦爾多往宮殿最深部走去,他歪斜的欲望鑿出了全國上下最深、最黑暗的房間,那裡乘載了欲望的所有根源。

  洛裴恩說,那兒不是地獄,是古魯瓦爾多殿下的天堂。





TBC_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