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2012

[UL] 早安騎士,晚安王子 04

※遊戲Unlight衍生同人文
※扭曲可能
※角色生前世界觀大部分為腦補,R卡劇情只補完殿下
※薩爾卡多/馬庫斯有,有雷快退
※防爆




















  窗外雲霧繚繞,高空中經過水氣洗禮的氧氣稍嫌寒冷。略微調整了房間的暖氣空調,布列依斯小心翼翼地替床上的女孩拉好棉被。伸出手,女孩平靜的睡臉就像整床羽毛棉被同樣柔軟、溫暖,潔白修長的手指輕輕撥開女孩牛奶色的額髮,布列依斯留下一個微笑給睡夢中的女孩,帶上赭紅色斗篷離去。

  「放心吧,我不會逃走,請好好照顧梅莉亞。」他對著走廊轉角處的黑影承諾,轉過身,優雅溫和的聲音離開鋼鐵製的冰冷病房。

  鞋跟踏在堅硬的金屬地板上,每一步每一步都是堅毅,沒有絲毫猶豫。記憶中他對一個男人說過,自己永遠也逃不出這座鋼鐵都市……終生致死亡,布列依斯也對自己說,他不會再以一個騎士的身分回到地面,他將終其一生奉獻給這世界的秩序。

  『說謊,不是不會,而是你沒有辦法。』然後,對方這麼回答,像是嘲笑。
  
  他無法再做為一個騎士,除了梅莉亞,他已經一無所有。

  離開醫院,布列依斯走在雲霧中的城市裡,接受崇敬的目光,銀白色長髮讓他看起來美麗又神聖——人們說,審判官布列依斯是光的化身,是神明派遣下來協助導都維持正義的聖徒。推開鋼鐵大門,他走入鋼筋水泥與鐵塊砌成的大聖堂中,不屬於工業科技之都的書香氣息,混合著藥水氣味撲鼻而來,巨大鐵門關上造成的風壓吹亂了他的頭髮。

  偌大空間裡充滿三公尺以上的高大書架和幾張桌椅,少數工程師在書架間來回,空氣中瀰漫沉靜與穩定的氣息,使人安心,雖然建築物本體還是使用金屬建材,但對布列依斯來說,這裡是最具有『人類氣息』的地方,僅次於妹妹的病房。

  右手邊櫃檯處有個人影,見布列依斯來到便收下搭在櫃檯桌上交疊的雙腳,起身往內部大喊:「馬庫斯,你同事來啦!」

  至少還有這個話癆帶來點『活著的感受』。

  「藏書館內禁止喧嘩不是嗎?管理員。」布列依斯站在櫃檯前蹙起眉頭,重視紀律的他也無法忽略薩爾卡多大翹二郎腿後,又是坐在櫃檯桌上的行為,更別說薩爾卡多本身是藏書館管理員。

  麥色肌膚的管理員只是聳聳肩,抬起高級金屬製作的機械右義肢擺了擺手,說了規定什麼的只是參考用。眼角餘光看見從第五十六排書架走出,往櫃檯處走來的改造人類,笑著跳下桌。

  「況且不這麼做,你要到什麼時後才找得出馬庫斯啊?」圖書管理員表示,第五十六排書架離前門可是有八十七公尺又三十公分,「而且以馬庫斯步伐的速度,算上出現的時間,他大約還在第五十六排書架的最裡面那一櫃。」

  布列依斯與喋喋不休喊著馬庫斯如何、任務又怎樣的薩爾卡多相反,只是沉默等待掛著金屬面具的男子來到櫃台前。那件與自己款式相當的連帽斗篷,在昏黃的燈光下呈現出詭異的棗紅色。

  改造人類成為自己同事,並且一起執行任務這點,布列依斯始終有些反感,但不是在厭惡或是嫌棄這種情緒上面。

  抬起半斂的眼眸,布列依斯向正在對馬庫斯進行單方向對話的薩爾卡多詢問:「狀態沒問題吧?這次要下去兩個星期,可不是兩天。」

  「我才要你給我注意點,審判官先生。」似乎是對於被『外人』插嘴這件事情感到相當不愉快,圖書管理員的眼神和語氣從高昂驟降至冷淡,回話道:「不要每次送回來都讓我家馬庫斯缺一支手或是斷一條腿!」

  「……有什麼差別嗎?只要在能進行維修的範圍內,為了完成任務,損傷什麼的不是問題吧。」

  幾乎是在一個瞬間,氣氛凝結,機械製義肢狠狠捉住布列依斯領子一扯,薩爾卡多黑著一張臉,棗紅色雙眼凝視審判官潔淨的灰色眼睛,語調沒有起伏,平靜且冷峻——喀拉,齒輪與金屬關節發出陣陣聲響,在安靜的藏書館內襯托著薩爾卡多冷然的怒氣。

  正面迎接那份盛怒,布列依斯知道自己無法掙脫機械義肢那非人類的怪力,他認為也沒有理由逃避。

  就在審判官制服的紅色領子要被扯壞當下,馬庫斯伸手輕輕覆上薩爾卡多的機械鎧。布列依斯清楚聽見,那是金屬與金屬碰撞的聲音,然後他看不見藏書管理員的表情。

  「馬庫斯,路上小心。」

  布列依斯不懂,薩爾卡多對一個沒有痛覺以及感情的改造人類——或者可以說是機械人偶——對這樣的『產品』道別有什麼意義。他聽聞過城市裡大街小巷的傳言,說協定審查官馬庫斯的維修官,藏書管理員薩爾卡多,愛上了負責維修的對象——他愛上了沒有感情的人偶。

  『馬庫斯不是你們的道具,是我最重視的家人,說話最好給我小心點,潘德莫尼的走狗。』

  看著走在自己身前的馬庫斯,紅色披風在風與雲中飄揚,幾乎感受不到任何生氣或是一點生命的氣息。布列依斯在飛艇引擎聲響起時問了馬庫斯:「審查官,你在和管理員握手時,感覺到的是什麼?」

  飛行艇升空,窗外景色只剩下灰中帶白的雲霧,漸漸地看不見那座鋼鐵城市。馬庫斯取來座椅邊的紙本,抽出腰袋內的木炭芯筆寫下幾個字遞給布列依斯。

  「冰冷、鐵合金……是嗎,原來你也能感受到溫度啊。」他低聲笑了。

  馬庫斯再寫,布列依斯看著那些字句依舊只能苦笑——我載有溫度感應功能,協助判別目標物的生死。

  「所以,剛才你只是為了阻止一場紛爭的發生嗎?很盡責啊。」闔起充滿炭漬筆跡的紙本,布列依斯說馬庫斯真是殘忍,就如同薩爾卡多對待自身一樣。望向窗外,導都潘德莫尼在雲霧繚繞中只殘留模糊的影子,艙內空調十分溫和,彷彿身在梅莉亞的房間內。

  「馬庫斯啊,那麼你覺得我是什麼?」看著改造人類,他知道就算拿下了鋼鐵的面具,人偶仍舊不會給他任何表情。

  寧靜的飛行艇艙內聽不太清楚引擎的聲音,高級的鈦合金隔絕了大部分噪音。粗糙的炭芯在紙張纖維上磨擦,細微聲響過後,布列依斯只能緊緊抓著那本線圈紙本,十根指頭緊緊扣著。

  「更正資料,馬庫斯……我不是騎士,不配稱為騎士……。」






_TBC




我自己最喜歡的一句是
布列依斯清楚聽見,那是金屬與金屬碰撞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