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2015

【Kingsman同人】Beautiful in white【Harry/Merlin】

繼續婚禮哏的腦洞擴張工程(被揍
我也沒想過居然會寫下去啊嗚太想看這些了就自己來
標題取自同名歌曲,westlife的曲子














  「梅林,這令我想起我們第一次見面。」


  「抱歉,你說什麼?哈利。」


  在梅林跟著年輕裁縫師進入二號試衣間之前,哈利的一句話讓他停下腳步回過頭來,哈利正站在擺放著許多疊布料的大桌前,手掌滑過最上層的深藍色底灰色條紋西裝用布,然後抬起頭看向梅林,「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店裡。」


  「噢,是啊,他們帶你來量身。」梅林微微偏頭回想起了那段往事,他說三十年前的哈利哈特可難搞了,不用二號或三號試衣間,堅持要在一號試衣間裡才肯量身,還對著在櫃台裡值班的年輕梅林開了個很低級的玩笑,讓梅林對他的評價瞬間跌到谷底。當時的他還以為那個各項測驗成績頂尖的加拉哈德接班人會是個禮貌又有風範的紳士。


  「我讓你失望過嗎?梅林。」哈利笑著,翻出下一層的布料審視著,也給在桌子對面的蘿西仔細瞧瞧,蘿西則說那不適合梅林,就將那塊布料塞回底下。


  「如果是指任務的完成度,你從來都讓我很滿意,只可惜那張嘴太不紳士了,從以前到現在。」梅林留下這句話就轉身進入試衣間,讓哈利只能捕捉到門縫闔上前那短暫展現的優雅腰線。


  在哈利發出惋惜的嘆息聲時,在前場沙發上休息喝汽水的伊格西問了哈利是不是也對梅林開過黃腔,「像是……櫻桃什麼的?」


  「你對黃色笑話的想像力真是貧乏,伊格西,三十年前的我和梅林都還很年輕,並且充滿活力。」


  只有你才「充滿活力」吧……伊格西露出了不可置信又嫌棄的表情。看了一眼店門口上已經翻過面的牌子,替自己再倒滿一杯汽水,伊格西動著雙腳脫下那雙黑得發亮的牛津鞋,舒緩舒緩那在中央倫敦街道上折騰了整天的腳——他陪著蘿西走遍了大街小巷去尋找要送給哈利和梅林的結婚祝賀禮物。


  最後他們挑了兩只懷錶,在錶蓋上有漂亮精緻的手工雕花,鐘錶店的老師傅還問他們需不需要客製化在背面刻上新人的名字,留著白色絡腮鬍笑得溫暖的鐘錶師說這是很值得紀念的禮物。但他們不知道梅林的名字,從進入金士曼以來他們只被准許稱呼教官為梅林,就算是伊格西也沒真正見過藏在哈利抽屜裡的那張證書。伊格西想起了哈利對他說過的那條準則:一位紳士的名字只能見報三次,出生、結婚、死亡。


  那他們很快就會知道梅林的真名了,他們想。到時候再讓梅林和哈利親自回到鐘錶店去刻上名字吧,「哈利哈特」的旁邊終於要被雕上另一個名字了。而伊格西和蘿西都希望他們能把刻有兩人名字的時光好好收在懷中。儘管梅林設計製作的手錶其性能都更加高竿。


  「果然還是要白色的吧,結婚禮服……」哈利喃喃自語,雙手翻著一大疊的布料。蘿西看著意外有興致的哈利然後露出微笑,這位國王和他所熟識的騎士帕西佛不同,在放鬆的場合下很容易就將情緒顯露出來。


  梅林是否也很喜歡這一點呢?畢竟從聽到他們倆要舉辦婚禮這個消息開始,梅林除了在餐廳裡對哈利生氣之外都沒有太多額外的表現。從他們認識梅林開始就是這樣,總是成熟穩重、有條不紊,頂多在開心的時候會笑出聲來,倒是沒見過梅林有太多抒發自己感情或感想的一面。


  「嗯,他一直都是這個樣子。」哈利終於抽出一塊純白色布料放到最上面,細細撫摸著潔白無暇的布料,他不只唇角上揚,蘿西看得出來連那雙眼睛都帶著笑意。


  伊格西對於這兩個人的往事持續抱著高度的興趣,一位是和他情同父子的前輩,一位是他最敬愛最喜歡的教官,他將雙腿縮上沙發轉過身讓手和頭靠在椅背上看向蘿西和哈利,完全期待著哈利接下來要講的故事,關於他們都還是年輕人時的故事。


  「那天下著雨,上一任的高文帶我搭車過來店裡,不是從地下。」哈利推推眼鏡框,轉頭看向空著的裁縫店櫃檯,只有那盞檯燈亮著,跟三十年前一樣,而三十年前,那空著的地方站著年輕的梅林,黑色半框眼鏡,深棕色毛衣,一絲不苟,低著頭在桌上紙張書寫些什麼。




  『晚上好,梅林,見過新上任的加拉哈德了嗎?我帶他過來量身。』高文收起濕淋淋的黑傘擱在門口的桶子裡,跟在他身後進門的哈利則負責安靜的把門關上。年紀較長的高文長相俊美而且和平有禮貌,哈利不討厭他但也不是很喜歡他,總覺得那種美麗不太近於現實,金髮碧眼五官端正的高文太美了,讓哈利覺得反而很彆扭。


  『晚上好,高文,如果你是指那位進門不打招呼的紳士,那麼是的,我有見過他,我從控制室裡看見他差點讓打火機在自己口袋裡炸開,在上個月的測試裡。』


  這段話讓哈利非常不高興,年輕氣盛的他勉強用從小培養的紳士禮儀壓住自己的腳步。他聽過梅林這號人物,是金士曼特務們所仰賴的內勤總管,管理整個支援系統以及任務內容的魔法師。和選拔系統的圓桌騎士不同,梅林這個位置是採取的是培育制度,由資深的梅林找來合適的接班人並進行育成,確保這個可以說是全金士曼最重要職位的擔當人能夠完全勝任並且萬無一失。


  哈利知道現任梅林早了他兩年就任,已經是個累積了點經驗的好手,也早已耳聞過年輕梅林的博學多聞和對於任務引導的絕佳熟練度,卻對於眼前這個只顧著低頭抄抄寫寫說話帶刺、和自己應該同樣等級沒禮貌的青年很是感冒——照理來說他應該是要對這樣的梅林感到不悅,直到梅林抬起頭來望向他,哈利才發現厚重鏡片背後的眼睛有多美麗。


  『那麼,你的手還好嗎?加拉哈德先生。』澄澈的棕綠色眼珠平靜毫無波瀾,哈利甚至有種被那股冷靜給安撫的感覺。


  『……是、是的,我很好,那不算太燙。』哈利下意識地搓搓雙手,他的右手掌已經生出一層新的皮膚,只有些微的深色痕跡看得出那裡受過燙傷。


  『那很好,畢竟當時螢幕顯示你身上的某處最高溫度達到了攝氏九十度呢。』梅林這一句聽不出是陳述事實還是調侃的話讓哈利很想自咬舌頭。他搞什麼在第一次見面的同事面前就這樣出糗,他還聽見高文的偷笑聲。


  『那之後梅林可是花了整整三天在研究打火機的安全性,現在它的材質已經完全更新囉。』高文領著略微驚訝的哈利走向櫃台,而梅林仍是那一號表情,處變不驚。


  走近一瞧,哈利才發現梅林相當的……不錯。他找不出其他形容詞,他就是覺得梅林很不錯,不僅僅是眼睛、長相還有和他旗鼓相當的身高,那股由內而外透露出的氣質深深吸引著他——理性並且神秘,沒錯就是神秘,哈利想著那甚至可以解讀為「野性」,他從梅林身上感受到一種相同的氣息。梅林絕對不只是在屏幕後面看著他們出生入死的內勤人員。


  而是在控制室裡「指揮」他們出生入死。


  『那畢竟是我的職責,得避免在正式任務中發生狀況。』梅林放下手中的筆,側身伸出手比向櫃台後方的門,上頭鑲著一個阿拉伯數字的二字,『請先進去等候,幾分鐘之後會有人進去替你量身。』


  哈利回過神來咳了一聲清清喉嚨,並表示他不想使用二號試衣間,梅林沒有問他為什麼,只是再轉個方向說那使用三號吧,同樣被哈利禮貌性地拒絕。此時梅林眉間終於皺起來了,哈利對於這個感到很新奇。


  『很抱歉,一號試衣間現在有位紳士正在量身,你必須使用二號或是三號,加拉哈德先生。』


  『當一位紳士要訂做人生中的第一套西裝時,從不使用一號以外的試衣間。就像是當你第一次找女人上床時,也不會想在客廳裡而是在主臥室裡吧,梅林。』


  然後沉默開始漫延,連優雅的高文額際都冒下一滴冷汗,年輕的哈利帶著具有挑釁意味的微笑看著梅林,對方緊緊蹙著眉頭瞪著他,看起來對他的任性以及低級笑話感到很生氣。哈利覺得梅林很不錯,並且想試探他。


  『……對於你想在哪一間試衣間裡破處我絲毫不感興趣,加拉哈德先生。』梅林閉起眼睛,將有些下滑的眼鏡推回適當的高度,哈利在重新張開的棕綠色雙眼中已經看不到怒氣,他判斷梅林在這一分鐘之內冷靜了下來,那真了不起。


  『既然你不介意多花時間,那我也不再多說什麼。你可以在那邊的沙發上坐下,邊喝威士忌邊等待你的一號試衣間空出來。』重新執起鉛筆,梅林低下頭繼續方才的工作,調整了一下檯燈的角度再次開始書寫。


  哈利看著不打算再理會他的梅林,也不想自討沒趣的他轉過身到前場的皮沙發椅那兒坐下雙腿交疊,順手撈來一邊桌上的威士忌和玻璃杯替自己與高文斟了點酒。高文坐下之後鬆了一口氣地對年輕騎士小小抱怨了幾句,叫他不要再這樣招惹梅林了,梅林為人溫和而且冷靜和平,並不代表他不會生氣。而且去惹在任務中掌握自己生命走向的魔法師,這種事連最年長的蘭斯洛特都不敢嘗試,況且他們外勤人員的道具和裝備都是由梅林來整備的。小心哪一天你的打火機真的在口袋裡爆炸,高文飲下一口威士忌對哈利衷心勸告。


  哈利則不以為然,他相信梅林是個公私分明的人。


  『梅林,那待會可以請你替我量身嗎?在一號試衣間裡幫我破處?』




  「天啊,我真不敢相信你真的說出這種話!」伊格西差點把口中的汽水噴在高檔的防彈西裝布料上,他用眼神用力地指責哈利,「那真的很低級!是性騷擾!」


  「那是調情,伊格西,身為一位紳士你最好也多學著點。事實證明我很成功,梅林後來成為我的專屬裁縫師。」哈利看來很滿意手中的純白色布料,在他腦中甚至連要搭配什麼樣花色的領帶、袖扣都設想好了。也出現了梅林穿著他想像中美麗的白色禮服,戴著他喜歡的領帶和親自挑選的袖扣站在教堂門口的畫面,梅林拿著深紅色玫瑰紮成的捧花,牽著蘿西的手朝著他走過來。


  「抱歉打斷你們,但、梅林說他不想要白色禮服,他說那是衝動的年輕小夥子才會想穿那種禮服。」蘿西按下哈利手中的布料,說梅林在來的路上跟他說過灰色應該很適當,盡量普通一點、穩定一點就好。


  「沒問題,蘿西,梅林還很年輕,他會很適合白色。」哈利回想起來了,三十年前梅林替他量身訂製的第一套西裝,就是閃亮到很誇張的純白色西裝,在當年可是話題中的話題,風潮蔚為一時呢。


  蘿西還在猶豫,思考亞瑟王又一次的任性提議是否可行,二號試衣間的門把已經被旋轉,梅林打開門走了出來,跟進去之前沒什麼差別,毫無空隙沒有破綻如同他一貫的作風。


  「梅林,你看這塊布很好吧,拿來做你的禮服會是個最佳的選擇。」哈利將手中的白色布料舉高一些進入梅林的視線,笑著看對方也回給他的微笑。


  「不錯的白色,很美,跟我做給你的第一套西裝是同樣的材料。不過還是灰色吧,哈利,我已經五十二歲了。」


  好吧,灰色也很適合你。哈利這麼說了,他放下白色布料從裁縫師手中接過梅林的尺寸圖表,低聲唸說稍微瘦了點,還好沒有直接用以前的毛胚。伊格西跑了過來,說他剛才就有看到一塊布他覺得很適合梅林,然後拉著梅林和蘿西到另一邊的桌子上東翻西找。


  將圖表交還給裁縫師,哈利只是看著梅林的背影沒有去加入他們,然後想像著伊格西手中的布料會製成怎樣的西裝,穿在梅林身上會是什麼樣子。更正方才腦中的畫面,他會從蘿西手中接過梅林的手,緊緊握著,然後看仔細了身穿灰色禮服的梅林有多美,將那畫面燒烙在腦中。


    那會是全世界最美的畫面,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畫面。





Happy wedding ending again!!!



--




覺得人的潛能真的是無限
腦洞的力量太偉大了
Harry/Merlin 4ever!(夠啦#

4/21/2015

【Kingsman同人】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Harry/Merlin】



從腦洞噗的婚禮小段子中繼續衍生完成的……大腦洞(?
哈利歸來成為亞瑟的背景設定
有葷橋段而且沒下限,或許有些微的Eggsy/Roxy
標題是取自同名歌曲,新娘百分百(Notting Hill)的主題曲(毆












  伊格西是認真的。他借了教堂(雖然哈利不是很喜歡教堂);請了牧師;找蘿西陪他去挑選對戒;拜託帕西佛和他一起去訂蛋糕(他需要一位真正的紳士的品味),然後他發了邀請函給他的家人以及所有金士曼不管內外勤。


  除了要在那座教堂裡舉行結婚典禮的哈利和梅林,其他人都收到了一封伊格西親筆寫的邀請函。他得保守這個秘密直到哈利和梅林從挪威的任務中回來。


  直到哈利和梅林在春天從奧斯陸郊區的小鎮回到倫敦來,北歐的暖陽似乎沒有帶給久違外勤的梅林一點好心情。伊格西一大早就興奮地來到薩佛街的裁縫店裡,他知道只要是需要離開國境的任務,哈利在返英後必定會先在店裡逗留幾天,而不是在總部內。


  而那幾天,梅林出現在店裡的機率也特別高。不然梅林很少會待在店裡。伊格西曾聽梅林說過一項傳統:內勤人員除了給予外勤任務的各項後援之外,也必須在要位於倫敦中央的裁縫店裡值班。金士曼機構除了該死的外勤特務之外(不知道為什麼梅林對於外勤人員總是特別苛刻),同時存在一組強大的後勤機制,由偉大的魔法師親自管理領導。


  『一位紳士背後,總有一位比他更偉大的紳士,那就是裁縫師。』

  梅林拿著他不離身的綠色記事板,身子站得直挺挺地,對伊格西這麼說。


  當然梅林已經過了需要去店裡值班的階段了。伊格西回過神來,櫃檯的老裁縫告訴他「亞瑟」正在飯廳內,年輕的加拉哈德點點頭三步併作兩步地跑上樓,並且沒有忽略老裁縫先生嘴角曖昧的角度。


  「早安哈利梅林,我有件事情想告訴你們……梅林呢?」推開餐廳的門,伊格西的笑臉瞬間收起並充滿疑惑,餐廳裡只有哈利一個人坐在亞瑟的位置上,面前還有一杯看起來不太好喝的早餐茶。


  「坐在我身邊的位子滿一年了,還是沒學會先敲門。」哈利一臉淡定,原本抬起的手在杯緣接近唇邊時猶豫了一下,仍是將那杯冷掉的早餐茶放下,「早安,梅林在總部裡處理後續事宜。」


  不對吧?在你回國頭幾天,梅林不是都會配合任性的你,將那些工作拿來店裡處理嗎?因為過於驚訝,伊格西沒有經過思考就說出了他的想法,然後在屬於加拉哈德的椅子坐下。


  「別忘了你敬愛的教官也才剛從任務中歸來,讓他安靜地處理自己想處理的事情不是很好嗎?比起身邊有個吵著要聽故事的小男孩,總部的環境對梅林來說是更有效率的。」


  伊格西當然有聽出來哈利在開他玩笑,但此刻的他可沒有心情用比哈利平常說的還要低級的黃色笑話來嘲諷回去,他忍了一個多月的興奮感現在就想爆發出來——他想對哈利還有梅林兩個人說,他替他們籌備了一場婚禮,真正的婚禮,不是只有藏在哈利書桌抽屜裡那張有著兩人簽名的證書。


  伊格西要哈利用眼鏡聯絡梅林並且找他過來,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待會蘿西陪他的帕西佛叔叔採購完之後也會過來店裡會合。哈利聽完之後只是稍微挪動了一下身子換了個舒適一點的角度,冷靜地說梅林從昨天半夜回去總部開始就不接他的來電了。伊格西聽到都傻了。


  梅林不接電話?梅林不接哈利哈特的電話?打從他進入金士曼由訓練生時期開始就沒遇過這種事情。啊,曾經有一次,那時梅林正專心地在觀賞足總盃冠軍賽的轉播,支持的球隊拿了銀牌,梅林冷冷地對著來總部接他回家的哈利說要是沒有那通該死的通訊電波影響到了空氣中的微量金屬分子震動,那球將會從微妙的角度滑進球門內。


  除此之外只要是他的視線範圍內,他總是能看見哈利戴著眼鏡對著空氣情話綿綿,或是看見梅林一邊敲打鍵盤一邊自言自語說著敷衍的話。


  「你們發生了什麼嗎?抱歉,我該問,你對梅林做了什麼?」


  「……沒有,沒什麼,梅林只是想一人獨處好好地工作。」


  見鬼!伊格西還是忍住了沒有出聲吐槽。他可沒有錯過那些微的停頓,還有語氣中帶著的一點僵硬。況且梅林就算邊聽他話癆也能將工作做到最出色完美,才不會差哈利的那一通電話。


 「你對梅林做了什麼,哈利。」和哈利不同,伊格西是個有耐心並且善良和平的孩子,他耐住性子詢問他們的騎士王,天殺的他可是全倫敦最會忍耐和保密的傢伙,但累積了一個月的衝動與興奮還有那股幸福感快要壓得他喘不過氣。


  「我上了穿著白袍的他,在奧斯陸郊區某間小學的教室裡,就這樣。」


  「噢,沒錯,你看見偽裝身分成駐校醫師的梅林身穿白袍的性感模樣,其實是個變態的你就忍不住在空無一人的教室裡很紳士地操翻了他,是這樣嗎?」


  「是的,毫無破綻。」


  請問毫無破綻的是哈利的腦袋還是穿白袍的梅林?操他媽的這不是重點!伊格西覺得他這一個月的努力都要化為塵土飛揚落進泰晤士河裡了。他手寫了好幾十張的邀請函……。


  在哈利請敲過門的蘿西進來同時,伊格西還沒從深深的懊惱中回過神。而不知何時學會了無敵正向思考模式的蘿西只是挑挑眉,說他不想被男人無法控制下半身的愚蠢行為給絆住腳步,他現在就要打電話給梅林,直接在通訊裡告訴對方自己和伊格西替他和哈利籌備了一場婚禮。


  「等等,什麼婚禮?」哈利皺起眉頭,伊格西很高興他的老前輩終於從妄想中回過神來。


  「喂?梅林,是我蘿西,歡迎回來。是的我很好,帕西佛也很好。是這樣的伊格西和我有個驚喜要告訴你,我們幫你與哈利籌辦了一場婚禮,在我和帕西佛的老家那邊借了一間教堂,伊格西簽字借的。戒指也挑好了是很簡單的款式不用擔心,蛋糕在典禮當天會送到我老家的別墅裡,是帕西佛選的喔,邀請函伊格西已經全部送出去了沒問題。」


  「慢點,蘿西,親愛的……。」


  「婚禮的時間在下個周末中午十一點,今天晚上要記得來店裡量身做禮服喔,我已經替你預約好了,就這樣沒事了,很抱歉打擾你工作,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梅林。」


  然後蘿西按下了眼鏡鏡架邊的隱藏按鈕結束了通話,並且告訴哈利就像他對梅林說的那樣,現在他知道了也明白了,「不過我相信哈利你不需要訂做禮服,你的第二個衣櫃應該是專門放禮服的吧?挑一套適合玫瑰花的,雖然老套但很經典——深紅色玫瑰花。」


  「蘿西!你帥呆了!」


  「謝謝你,伊格西,但我還是不會跟你出去約會。」


  伊格西露出了笑容,他看著哈利埋在手掌後無奈的微笑,以及在微笑時會牽動的眼角皺紋,然後想像梅林帶著皺得緊緊的眉間搭著膠囊車朝店裡趕來,他會緊張得連存檔按鈕都忘記按就闔上筆記型電腦。


  再然後,他可以看見梅林在蘿西的陪伴下從教堂門口走進來,穿著合身美麗的深灰色西裝禮服,拿著深紅色玫瑰紮成著捧花走向在十字架前的哈利,而哈利會打著最適合那束捧花的紅色斜條紋領帶,從蘿西手中接過梅林的手,緊緊握住不再放開。


  當然,他現在得先用盡全身的力氣來安撫到了店裡的梅林,讓他不再又惱又羞地朝哈利丟出一堆髒話。





Happy Marriage ending!



--




超缺HM!!!!自耕農(痛1
很久沒寫文了但為了腦洞為了愛
最近Colin/Mark丟了很多糖也是壓垮我的最後一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