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2015

【Unlight同人】丸子柯布極短篇x2【古魯/柯布】



前幾年因為事件而發洩寫的小小小短篇兩個
充滿不明的感性文字並且邏輯不太好
重申,是丸子柯布(柯布丸子也可)















鐵夢的要塞


  「對你來說我算什麼?一種消遣而已嗎?」


  刺耳的話語猶言在耳,他的眼前是一座鐵塊與鏽蝕編織而成的要塞,高聳巍峨,屹立不搖,彷彿從很久很久、很遙遠的以前開始就存在於那裡。是夜晚,月光沒有灑下來,小人偶說是被鋼鐵城牆給阻擋著……那道牆很厚很實,他目測不出距離、目測不出厚度。


  被水氣氤氳干擾的雙眼,連腳邊的血漬肉塊都看不清楚——他不敢確定是因為眼淚,還是被方才小魚怪給瘋狂啃食所以無法辨識那些東西。


  「因為你,比起現世我更喜歡這裡……你曾經是這麼對我說的。」就像一場夢,儘管如何堅不可摧夢境還是夢境,只有『曾經』兩個字無比真實。


  大開殺戒鮮血四濺並沒有使空氣暖和起來,連月光都沒有的要塞,冷冽溫度從鐵牆之間的縫隙滲透出來,再從袖口以及領口的鑽進體內,從指甲縫鑽進血管內,跟著已經逐漸冰冷的靜脈血液回到心臟——那裡無法製造溫暖,只有不斷接收那些幾乎要讓他哭出來的寒冷。


  他想哭,想狠狠地哭、用力地哭,掏心撕肺地哭泣、流淚流到反胃,流淚流到拿起那把長劍刺進對方的胸口,往左邊開一到口子,讓自己的眼淚混進對方的血液裡,讓淚水與血液融為一體,讓對方體會心痛的感覺——痛到要死的感覺。


  「我們終究是不同世界的兩個人。」


  那為什麼,又要讓我們在「這個世界」相遇?在你走之前只要回答我這個問題就好了,柯布。


  「你錯了柯布,被當作消遣的只有我一個人而已。」月光還是沒有降臨……他懂了他明白了,不是要塞高牆格檔住月光,是月亮本身沒有在移動。月亮不會移動了。誰又知道,那粒巨大的銀燈原本就有自己的軌跡嗎?躲藏在要塞身後的月球是不移動?無法移動?


  「是不想移動,」小人偶說完這句之後就闔上了眼皮,話語未罄。


  他們之間的對峙也沒有結束,天空邊緣泛著一點紅光,大地是黑色,鋼鐵要塞邊緣被鑲上了銅色的光,他的臉頰上滑落的淚珠,帶著微弱的光。


  「我愛你,很愛很愛你,古魯瓦爾多。」那是用鋼鐵砌成的夢。








--









星港


  「柯布老大,想跳下去嗎?」


  站在碼頭邊緣的他往回一看,自稱是他的戀人的男人已經來到三公尺處,濕黏海風拂起兩人的髮絲,濕黏地貼在臉上額上,搞得他很煩躁很不舒服……青年腥紅色的雙眼也一下子挖空他的耐性,一咬牙,他褪下雙腳上黑得發亮的皮鞋往戀人身上扔去。


  「老子跳不跳關你什麼事!」暴躁得很,港邊漁燈、岸邊酒吧的霓虹燈,以及佈滿整艘郵輪的美麗燈光都令他暴躁無比。


  映在漆黑海面上的波光粼粼也是,美得讓人火冒三丈。


  柯布不懂這一切是為了什麼,他用盡全力活著、生存著、掙扎著,卻什麼也沒辦法得到。循規蹈矩的日子過膩了,乖乖遵守世界的規則並不能填補他身上的空虛,更令人髮指的是那些規矩和盲從反而在全身上下鑿出深不見底的大坑,從裡到外。於是恐懼驅使他走向極端,然而極端只是另一種意味的被奴役。


  他按照反規則走著走著,仍然是什麼也沒有。


  「就像這海一樣,是黑色的。」


  柯布從來沒見過真正的魚,正確來說是沒見過在缸子外的魚。他來到海水邊的時候總是夜晚,堤下的波浪被夜空染起來像是墨汁,像是他上星期刺死一個人類時用的鋼筆裡漏出來的墨水。還在古魯瓦爾多的袖口上留下了黑色污漬,柯布只是笑著脫下對方身上那件襯衫扔進垃圾桶裡,說再買一件黑色的給他的戀人。


  「柯布老大,你還沒還我一件襯衫呢。」拎起被砸在自己身上的皮鞋,古魯瓦爾多走向堤邊的柯布然後將皮鞋雙雙扔進港裡,說他也扔了柯布一雙皮鞋,扯平了。


  港邊很熱,氣溫約是三十度左右,黑夜裡沒有任何一顆星星,停泊的船隻沒有任何一艘駛離。柯布不去看海面揚起的水花,路燈照亮了古魯瓦爾多的臉龐,柯布看著看著就笑了,皺起眉頭笑了。


  「古魯瓦爾多,想跳下去嗎?」


  月亮從雲層裡透出來,豪華郵輪的鳴笛聲不知為何在這個半夜響起,古魯瓦爾多靠近柯布吻上戀人的唇。到最後他們誰也沒跳下去,誰也不想放開對方。







丸子柯布丸子foever!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