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3/2015

【Henry/Armie拉郎】春天的湖水綠【Brandon/Alcott】

標題意義不明
超級水雷
RPS亨米之下的大腦洞時代產物
都鐸公爵亨和魔鏡王子米的穿越宮廷戀愛肥皂劇
與真實人物團體毫無相關
很短
































  這是查爾斯布蘭登不知道第幾次因為劇烈的咳嗽而倒臥在床上了。

  艾考特不吃也不睡,成天擰著眉頭趴在床邊看著昏睡的查爾斯。查爾斯消瘦臉上的佈滿疲倦,泛白的絡腮鬍和頭髮讓他更顯得憔悴,年事已高的薩福克公爵受到疾病折磨幾乎沒辦法走下床,只能睜著沉重的眼皮伸出細瘦的手溫柔地撫摸艾考特的臉頰和頭髮。這讓年輕的艾考特感到異常煎熬,心臟像是被鑿出一個一個的洞。

  儘管查爾斯總是微笑著告訴艾考特別哭,他仍是無法克制自己讓淚水濡濕查爾斯的被單。

  他來到英格蘭幾十個年頭了,看著好幾個春夏秋冬逐漸帶走查爾斯的歲月,但自己就像是被魔法籠罩一樣——壞心皇后的詛咒,詛咒他永遠無法獲得真愛——在他的身上沒有任何光陰留下的痕跡,依舊年輕的艾考特王子親眼見證著布蘭登公爵美麗的一生。從他們意識到艾考特不會變老開始,原本愉快幸福的分秒相處都變成了火焰,熱烈但是殘忍無比。

  「別哭,艾考特……哭成這樣就不可愛了……。」查爾斯的聲音很沙啞,安撫艾考特的動作也非常遲鈍無力,這讓艾考特連張開手掌握住對方的手都不敢,深怕不小心就會弄碎心愛的查爾斯。

  他感覺所有的一切都要碎了。

  「還不能睡,查爾斯,天還沒黑……。」擦抹著止不住的眼淚,艾考特也哭啞了聲音,他趴在床邊努力睜著紅腫乾澀的雙眼看著查爾斯。他必須要每時每刻看著對方,他說要好好看緊查爾斯不能讓他走。

  「天還沒黑嗎……?」艾考特不敢聽下去,但他聽見查爾斯虛弱的聲音說眼前是黑的,太陽還沒下山的話不能拉下窗簾,這樣就吹不到黃昏時舒適的晚風了。

  從三年前開始他們就不再一起坐在陽台喝茶吹風,查爾斯因為病痛的關係無法承受微風吹拂,腰和腿也疼得無法從床上起身,艾考特就用金穗繩綁起深紅色的窗簾讓陽台一直是開著的。他告訴查爾斯天從沒黑過,所以不可以睡著。

  「真想看看瓦倫西亞……。」

  「查爾斯……?」艾考特抬起頭看向查爾斯,查爾斯面向他的藍色雙眼失去焦距,掛著他最喜歡的微笑,在艾考特眼中是模糊的。

  「美麗的瓦倫西亞,整年都如同春季,人們快樂地唱歌跳舞……。」查爾斯反覆唸著艾考特告訴過他的事情,用指尖滑過艾考特的臉頰,沾上了一點淚水,「我好想看看你的家鄉,艾考特……對不起,直到最後了還是沒能讓你回去……。」

  艾考特用力搖搖頭說沒關係,他有查爾斯就夠了,他喜歡英格蘭,因為英格蘭有他最喜歡的查爾斯,英格蘭就像查爾斯所說的成為了他的家鄉。然而查爾斯已經闔上了雙眼,呼吸變得很淺很淺,只有口中仍唸著瓦倫西亞。艾考特再也堅持不住失聲痛哭出來,他忍住顫抖揹起查爾斯輕如鳥羽的身體,哭著離開已經隨著主人失去光彩的布蘭登宮殿,沿著查爾斯常帶他去打獵的路徑艱難地走,期間不斷用嘶啞的聲音對查爾斯說話,告訴他許多瓦倫西亞的故事,那些他曾經說過的、和不曾說過的任何事情。

  走進湖水裡,艾考特抱緊查爾斯沒有放手,冰冷的湖水慢慢向上淹沒他們,艾考特不覺得冷,就像查爾斯總會替熟睡的他蓋好被子一樣從來不會讓他著涼。

  「我們回瓦倫西亞,查爾斯。」最後他親吻了查爾斯的嘴唇,笑著和查爾斯一起在濃綠色的湖水裡睡去。





  溫暖的陽光灑進臥室裡,光條延伸到了大床上惹得他有些難受地蹙起眉頭,人們的歌聲和樂聲從很遠的地方傳來,被窩裡的他忍不住往身旁更加舒適的溫度靠上去緊緊黏著,滿足地用臉頰蹭了蹭。

  「天亮了,艾考特。」然後懵懵懂懂之中他聽見查爾斯年輕且穩重厚實的聲音,接著被溫柔有力的臂彎攬個正著。

  清爽的暖風吹進來,艾考特知道是春天來了。







happy ending

--


我被虐個半死<<<
需要很多很多糧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