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8/2015

【Henry/Armie拉郎】習性【Brandon/Alcott】

超級水雷
RPS亨米之下的大腦洞時代產物
都鐸公爵亨和魔鏡王子米的穿越宮廷戀愛肥皂劇
與真實人物團體毫無相關


































  艾考特知道查爾斯布蘭登的一些小習慣並且為此沾沾自喜。那些習慣大部分是肢體接觸上的,只屬於他——至少他沒看過查爾斯對別人那麼做。

  他沒見過查爾斯碰別人的腰——除了舞會上和女士們跳舞時,那是一種必要的禮貌——而查爾斯非常喜歡攬住艾考特的腰。但是一開始艾考特覺得很不好意思。他們在房間外的花園散步時查爾斯攬得很緊,那精壯的手臂甚至讓艾考特覺得到了步行困難的程度,他們的身體貼得太近了。

  「這個,查爾斯……。」艾考特輕輕扯了扯查爾斯的袖子,小小的聲音以及困擾的眼神成功地得到查爾斯的注意,他們在花叢間停下腳步。

  「怎麼了?還想吃點心?我讓人趕快再送過來。」說著查爾斯就要抬起空下來的左手召來侍女,立刻被艾考特緊張地按下手,搖搖頭說點心已經吃夠多了,茶也喝了很多。

  艾考特不知道該怎麼向查爾斯提起擺在他腰上的手這件事,說真的他也不是不喜歡,而且害怕查爾斯因此生氣。猶豫不決的艾考特讓查爾斯看著看著感到不耐煩。於是他右手使力一收再張開左手最後雙手扣緊,軟軟甜甜的兔子就這樣落進他懷中被圈著不放。

  「說,不許釣我胃口。」

  查爾斯的聲音很沉很穩,在零距離之間讓艾考特控制不住紅了臉頰,他一向十分依靠的身高優勢在查爾斯面前完全派不上用場,稍微低頭望著查爾斯,他不知怎麼就是沒辦法對抗比自己矮上一些的查爾斯。艾考特喜歡英俊且偶爾霸道的查爾斯。貴為瓦倫西亞王子,艾考特從小至長大都備受呵護,在宮廷內任何人都待他好好的,他甚至有點感覺自己被寵壞了。但查爾斯不一樣,薩福克公爵眼中的艾考特王子只是隻甜甜的兔子(雖然大了點),被他養在宮殿內——是一種名為「擁有」的霸道,其中帶著寵愛。

  查爾斯布蘭登會對他生氣,也會加倍疼愛他。

  「艾考特,我說不許釣我胃口。」

  趕緊回神過來,艾考特眨了眨眼睛說對不起,「我是想,查爾斯……抱太緊了……。」

  然後查爾斯只是說了聲這樣嗎,馬上就放開了雙手往後退一步,轉身離開的時候也沒忘記喊艾考特快跟上他。查爾斯就只是不再抱艾考特了。不僅如此,艾考特發現在閱讀時查爾斯也不再牽著他的手;減少了一起洗澡的次數;睡前和起床時不再親親他;也沒再讓艾考特躺在他懷中睡覺。除了這些之外都跟平時沒什麼兩樣,艾考特覺得沒多大的差別。



  原本他是該那麼想的。

  「查爾斯……那個,最近……。」艾考特又一次扯住查爾斯的袖口,他們正在床上看書,是每日例行的沐浴後睡前閱讀時間。查爾斯今天興致一起說要到床上看,就讓艾考特跟著他捧起一疊的故事書到大床上或坐或躺。查爾斯說他收集的故事書雖然篇幅長但不用花太多心力在上面,適合入睡前消磨時間。

  「最近怎麼了?」查爾斯沒有從書中文字上移開視線,但當讀到下一行開頭時他可以從眼角餘光看見艾考特的藍眼睛焦慮地盯著他瞧。而這正是他想要的。

  「最近,怪怪的……。」

  「有嗎?」

  幾次這樣的攻防之後艾考特終究還是無法忍耐,他抽開查爾斯手中的書本扔到一邊,在查爾斯的雙手還在空中保持張開的姿勢時重重撲進他的懷裡,幾乎是用撞的撞進去,然後緊緊抓著查爾斯胸前的上衣布料不放。查爾斯因為胸前被重擊而發出的咳嗽聲他充耳不聞,只是將臉埋在查爾斯的頸窩。

  「咳、艾考特?」這一撞倒是出乎查爾斯的意料之外,雙手還愣著擺在空中,這讓艾考特很不是滋味,馬上大喊說最近查爾斯都不碰他很奇怪,沒有牽手、不一起洗澡,也不親暱地抱抱他或是親親他。

  艾考特不知道的是,此時的查爾斯聽見這些勾起唇角微笑,還挑起了一邊的眉——他得逞了,完完全全掌握這一切。

  「因為艾考特不喜歡,不是嗎?」

  「我沒有!」艾考特將查爾斯抓得更緊,乾淨清爽的棉被和查爾斯身上的木質香氣構成了他最喜歡的味道,加上對方的體溫更讓他感到懷念,也就覺得更加委屈,他可憐兮兮地繼續說:「只是說、抱得太緊了,又沒有說不喜歡……!也沒有說不給查爾斯抱啊!」

  持續抱怨了一大堆查爾斯近期對他的疏離,說著說著聲音甚至微微顫抖起來,隨之加重的鼻音和小小的抽泣聲在感受到環在腰上的雙手時也沒停止。艾考特忍住啜泣說這樣很難受,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很難過查爾斯不再和他親密,他感到寂寞、孤單,害怕查爾斯是否會因為他的任性而不要他了。

  「在英格蘭,我只有查爾斯……別丟掉我……。」

  情緒一下子氾濫出來,艾考特直到被查爾斯扶起來跨坐在對方身上時都還在抽泣,然後查爾斯捧著被淚水沾濕的臉親吻他,輕輕柔柔地讓吻接連不斷落下,小心且珍惜的動作讓艾考特才慢慢止住哭意,鼻子一抽一抽地被查爾斯親著左頰。淚珠還掛在眼角,只要一個眨眼就會滑下。

  「不會丟掉你,艾考特,我保證。」查爾斯低沉有磁性的嗓音在艾考特耳邊低聲這麼說,在艾考特腰上的雙手施力收緊,將他與自己緊緊相貼著,「你是我最喜歡的兔子,記得嗎?」

  經過查爾斯一連串的愛語以及溫柔的觸碰,艾考特終於停止哭泣,乖巧地依在查爾斯身上給他安撫著,而查爾斯那句「我只會抱艾考特、只會親艾考特」更是讓他渾身軟綿綿的,胡亂跟著查爾斯的撫摸和親吻哼吟起來,並主動獻上擁抱和連續落在查爾斯臉上的吻。

  「查爾斯說什麼我都好,要做什麼都可以。」艾考特被吻得發暈,迷迷糊糊地說了這麼一句之後就闔上眼睛倒在對方身上,蹭了幾下之後便是平穩的呼吸聲。

  知道這又是艾考特哭累了之後會發生的狀況——倒頭就睡。查爾斯輕手輕腳地將熟睡的艾考特放回柔軟的棉被床單中,堆在床鋪一隅的許多書本被查爾斯一腳全數掃落在地毯上,接著鑽進被窩裡將艾考特再次擁進懷中。

  查爾斯布蘭登明白勇敢的艾考特王子無意識中對他的依賴,並且為此沾沾自喜。只屬於他。






happy ending

--

腦洞停不下來
差點走歪演變成床戲肉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