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9/2015

【Henry/Armie拉郎】字面上的意思【Kent/Winklevoss】



超級水雷
RPS亨米之下的大腦洞時代產物
只採取克拉克肯特這個報社記者的身分
只採取電影裡的溫克沃斯雙子與真實人物團體毫無相關

三人行注意











































Winklevoss side



  「這是什麼?」卡麥隆頂著一頭凌亂的金棕色頭髮看著桌上掀開的筆記型螢幕,他皺起眉頭,原因是那泛著冷光的臉書個人首頁——當然不是屬於他的首頁,他發過誓就是全世界的社群網站都被史丹佛大學的學生占滿了,他也不會使用臉書!

  「泰勒,我在問你這是什麼鬼東西。」於是卡麥隆回過身狠狠瞪向還在雙人床上賴著餘溫的雙胞胎弟弟,但也不是因為這首頁是屬於泰勒的。卡麥隆想先搞清楚狀況。

  這個臉書個人首頁的主人是他們兄弟倆之外的第三個人,一名叫做克拉克肯特的報社記者,顯然克拉克不是很認真地在經營這個首頁,甚至可以說是放空城,乾淨無比的塗鴉牆上沒有任何貼文,也沒有封面照片,個人圖像應該是隨手拍的一張城市風貌照。如果他是公司管理人,卡麥隆絕對會刪掉這種占空間的易開罐帳號。

  「臉書啊……嘿、你幹嘛……!」準備再次閉上眼睛的泰勒感覺渾身一冷,溫暖的羽絨被就這樣被卡麥隆一把奪去,尚在惺忪的他還沒讓力氣完整傳送到四肢上,異常不耐煩地揉揉眼睛坐起身,棉被被哥哥緊緊抓牢在手上令他哀怨不已。

  「我知道這是臉書,還知道這是肯特的臉書。」卡麥隆抓起筆記型電腦往泰勒面前放,手指用力戳著螢幕在肯特的個人圖像下方,彷彿要把螢幕弄出一個坑——而那個深不見底的坑叫做嫉妒。

  「問題是這個!什麼叫『與泰勒溫克沃斯穩定交往中』!」

  「字面上的意思,卡麥隆,如果你要為了你的語文程度這種小事跟我大發雷霆的話就請你將被子還給我,放下電腦,去克拉克的廚房替我們準備早餐。」

  泰勒撥開面前的筆記型電腦,一副「就算你看不懂英語也不懂上面所寫的事實我還是不會教你」的表情。伸手去搶深藍色被單的棉被時被卡麥隆一把拽到地上,220磅在小臥室的地板上跌了個狗吃屎發出不小聲響。

  「卡麥隆!」

  「你居然直接喊他的名字!泰勒,你要知道是我先認識他的。」不理會兄弟咆嘯叫罵著他明明是來同時採訪我們兩個,卡麥隆逕自走回書桌前坐下迅速握起滑鼠兼敲打鍵盤。不到三分鐘卡麥隆再次將螢幕秀給泰勒看——與卡麥隆溫克沃斯穩定交往中。

  這讓兄弟倆在肯特的臥室內拳腳相向了一陣子,直到兩倍的肚子咕嚕聲傳開來他們才回想起早餐這件事。

  哈佛紳士不會讓自己餓肚子。

  他們決定將臉書這項該死的設定先擺一邊,相偕走出臥室發現小公寓裡的小餐桌上擺著用塑膠盤蓋住的兩枚盤子,卡麥隆掀開塑膠蓋後發現是吐司和荷包蛋,而泰勒瞥見了咖啡壺下壓著張紙條:

  給卡麥隆及泰勒,

  口味或許沒有很好但我想你們起床時會很餓,請慢用。我今天的工作將會持續到傍晚,如果回家後還能見到你們我會很開心。
                       肯特

  以不違反哈佛紳士該有的形象的速度吞完肯特準備的早點,溫克沃斯們梳妝打理好之後便開始輪流打電話給加州的臉書總部,嚴肅並正式地要求與執行長通話,投訴且討論感情關係這項設定的不合理性和不完全性,而且要求改善。





Kent side



  「這是什麼?」露薏絲不敢相信他的電腦螢幕上出現了什麼。

  「怎麼了露薏絲?有什麼有趣的事件嗎?」肯特立刻跨過辦公桌牆湊上前來,這動作使他鼻樑上的黑框眼睛下滑了一點。

  「我才想問你,」轉過頭,露薏絲瞪著肯特一臉無害的興奮表情,這個看起再普通也不過的報社記者居然還有臉問他有什麼有趣的,「克拉克肯特,『與卡麥隆溫克沃斯以及泰勒溫克沃斯穩定交往中』,請你解釋。」

  奇怪,他今天吃了早餐才出門的,也有打電話給媽媽報平安,沒理由出現這麼荒唐的東西。肯特扶正眼鏡之後瞇起眼仔細一瞧——他的臉書個人首頁,乾淨整潔的塗鴉牆,一張滑落大樓間的夕陽風景照作為個人頭像,然後他同時與兩個男人穩定交往中,而那兩位年輕紳士是他前往採訪划船國家代表隊時所結識的,一對可愛帥氣的雙胞胎兄弟。

  「這……呃,我想是字面上的意思,露薏絲。」肯特沒有發現他的同事臉色越來越難看,他試著回想昨晚從溫克沃斯兄弟來到他的公寓後發生什麼事(他很確定自己沒有動過這項設定,因為他根本搞不懂臉書)。

  黑得發亮的勞斯萊斯停在他居住的舊公寓門口,修長挺拔的身子雙雙進來之後走廊顯得非常狹小——肯特很難得遇見比自己高大的人,他都已經有六呎那麼高了——溫克沃斯兄弟一人揹著一個背包和筆記型電腦,卡麥隆的手上還提了三杯咖啡,泰勒說那是哈佛最著名的。接著他們吃晚餐、聊天、看電視,接著輪流洗澡,一起躺上對他們來說有些過窄的雙人床,然後一陣天旋地轉,他可以清楚分辨這個呻吟聲是來自卡麥隆還是泰勒,也能夠分明地感覺出環住他身體的雙腿是哥哥的還是弟弟的。

  在他累得一根手指也動不了即將閉上雙眼之前,看見的是泰勒趴在床上敲著筆記型電腦的鍵盤,然後卡麥隆將他當成抱枕呼呼大睡。

  「啊,是字面上的意思,露薏絲,沒有錯。」肯特十分高興自己搞懂了為什麼臉書上會出現那串句子,他想是聰明的卡麥隆與泰勒替他做的。他們似乎很了解臉書。

  然後露薏絲抓著頭髮說不出半句話,是的他知道肯特跟雙胞胎國手走得很近,他知道雙胞胎偶爾會打電話到辦公室裡來找人(他們就是不肯記下分機號碼),他也看過肯特下班後搭上黑色勞斯萊斯離去。

  「為什麼臉書可以這樣做?!我來看看……不行,我的不行!」但露薏絲從來不知道臉書的感情關係設定可以從兩個人變成三個人。

  這絕對可以寫成一篇好新聞。


happy ending



--



對不起世界
但我對得起我的腦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