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2015

【U.N.C.L.E.】A bitter sweet (2)【Solo/Illya】



美蘇向Normal life AU
藝術生意人蘇洛與甜點師伊利亞
來自於小圈圈內的腦洞(感謝Hiru與Suyo)

OOC可能性極高慎入,以下防雷









































  Teller’s afternoon

  這是蓋比第四次在店裡看到那個男人了,一週七天之內。

  靠在收銀檯上手托著腦袋,蓋比看向蛋糕櫃的方向,他的甜點師正隔著一櫃子的蛋糕跟客人聊得開心。雖然臉上沒有笑容但蓋比知道伊利亞心情很好,她從未看過伊利亞對其他人(其他人指的是她以外的人)說那麼多話——而且還是個看起來像花一樣的男人。不是說外表,是在暗喻他似乎養了很多蝴蝶。

  蓋比一個眨眼,她挺喜歡這個暗喻的,自己真有才華。

  此時靠近窗邊那一桌的女孩們向蓋比招招手說需要追加,蓋比在經過蛋糕櫃時無意間聽到那位男性客人用英語稱讚伊利亞手藝好、人也正,忍不住翻了一個大白眼。聽口音並不是本地人,卻比義大利人還要會說甜言蜜語。而且每次來一定都會帶走一個蛋糕,種類不定。看不出來這個挺拔帥氣又富有男子氣概的先生喜歡吃甜食。

  直到蓋比收完追加訂單回到櫃台內做準備,伊利亞都站在蛋糕櫃那裡看往門外,清脆的門鈴聲剛停,那位先生才離開不久。伊利亞什麼也沒做,穿著白色廚師服以及繫腰圍裙的他只是望著門口發呆,蓋比不小心發現天藍色的眼睛內有些許光芒——她懊惱要是自己誤以為那是店內花朵燈具的黃色燈泡造成的就好了。

  「伊利亞,借過。」蓋比站到伊利亞身邊冷冷地對他說:「你也別再跟著人家蹺班,提拉米蘇快要沒有了,這樣我們撐不到晚上。」

  伊利亞肩膀縮了一下回神,稍微睜大了雙眼看向蓋比淡定無表情的臉龐,她只是用拇指比了比後方烘焙間的方向。蓋比沒漏看伊利亞那鬆了口氣的模樣。將客人指定的蛋糕從櫃子裡拿出來分盤,蓋比一邊偷看烘焙間裡的情況(感謝大玻璃窗),乍看之下伊利亞與平常並沒有什麼不同,打蛋、攪拌麵粉和糖霜的動作非常俐落,將手工溶巧克力倒進模型裡時的份量拿捏依然精準無比,但就是有那裡不對勁……。

  「啊。」蓋比一個失手將栗子蛋糕摔到了桌上,變成一坨栗子泥。

  伊利亞的臉上掛著微笑,像是新月一般,明亮而且動人的微笑。而那抹新月在每個蹺班先生帶著蛋糕離開後的午後就會升空,悄悄掛在那裡,像是撒了糖霜。




  Teller’s sunny day

  連續兩個星期了,蓋比幾乎每隔兩天就會在店裡遇見伊利亞的蹺班先生,仍然是聊幾句之後帶走一個蛋糕,然後留下伊利亞望著店門發呆的情景。這真是夠了,蓋比如此想著。以往的慣例是,伊利亞除了每日開門營業前會來到前場上架蛋糕之外,他是不會走出烘焙間的,蓋比是連結內場與蛋糕櫃的唯一橋樑。

  現在的伊利亞每一天固定會在下午三點出來補貨,端著白色大瓷盤,上頭裝滿當日提供的蛋糕種類。蓋比的甜點師穩重且專業——只是不時往偷看門口,過了二十分鐘後還未等到蹺班先生的話便帶著有些失望的神情默默走回烘焙坊。蓋比統計過,那位先生的午休時間儘管長也不會超過三點二十分。

  某個晴朗的午後,氣溫幾乎達到三十五度,店內的老舊空調被蓋比開到最強。送走蹺班先生之後伊利亞散發著心滿意足的氣場回到烘焙間,不到五分鐘立刻又快步出來,神情相當懊惱。蓋比倒是奇怪,今天明明就跟人家見過面了還有什麼好煩的?

  「雞蛋沒有了……。」

  「你、說、什、麼……?」蓋比難以置信自己聽到什麼,一間蛋糕店居然沒有備足雞蛋的數量。這就跟抽屜裡沒有安放保險套的酒店一樣差勁。

  伊利亞垂下的雙手捉著圍裙,倒著眉毛非常弱勢地對蓋比說對不起,就是個做錯事情的孩子,見到伊利亞這樣誠實的道歉蓋比也氣不起來,扶著額頭大嘆一口氣的她要伊利亞別管廚房了(反正沒雞蛋也不能幹什麼),先暫時代替她的位置負責泡茶以及送餐。

  「我馬上去買,好好看店知道嗎?別胡思亂想這不完全是你的錯,沒有確認好我也失職。記得要微笑。」蓋比脫下圍裙,從收銀機內點了幾張鈔票後就迅速抓來外套穿上,再次握住伊利亞的雙手跟他說沒關係,隨即像風一般衝出店外。

  都是那個人害的,受不了!蓋比飛快地走在西班牙廣場上,熱辣的太陽曬得她只能不停用袖子擦汗,伊利亞自責的神情還在她腦海中盤旋不去。一向仔細認真的伊利亞從不會犯這種低級失誤,他調的麵粉糊甚至連一公克的誤差都沒有,而蓋比能想到讓伊利亞失常至此的原因也只有那個了——蹺班先生。根據她的觀察,伊利亞這兩週來幾乎滿腦子都塞滿了蹺班先生,對方常買哪種蛋糕,伊利亞就會多做一些;順手帶一杯紅茶時喜歡搭配哪種果醬,伊利亞也會要蓋比多釀一些。

  今早逛市集時,伊利亞大約是只顧著挑選藍莓和葡萄而忘了買雞蛋。蹺班先生這星期都買藍莓口味的蛋糕。

  用最短的路徑製造最節省的時間,雖然超市的價格較高但蓋比也管不了那麼多,全羅馬最火紅的蛋糕店可不能在下午就沒了雞蛋。從東面鄰近廣場的超市出來之後蓋比仍是維持最快的速度(這讓她的膝蓋有些難以消受),提著一大袋雞蛋回到廣場內準備往巷子口過去時,她倏地被一個景象拉走目光和注意力。

  「蹺班先生?」

  在湧出的泉水落下以後,蓋比隔著噴水池看到伊利亞朝思暮想的男人在露天咖啡座那方,遮陽傘的陰影掩蓋不住他迷人的風采,是稍早時見到的那套亮灰色三件套西裝,面前擺著一杯蓋比不曉得的飲料,那不是他們店裡的外帶紙杯——對面的那杯才是,跟著伊利亞今天中午才烘好的藍莓舒芙蕾,一起擺在那個女人的面前。那個和蹺班先生有說有笑的美麗女人。

  叮鈴。

  「——蓋比!」

  「趕快拿去,舒芙蕾要沒了不是嗎?」蓋比將雞蛋交給伊利亞接過,邊脫下外套邊用手搧著風,替自己到了大杯開水之後一鼓作氣飲光,然後目送帶著感激的微笑說了謝謝後回到烘焙間的伊利亞。

  「……還是不要做舒芙蕾了吧,伊利亞,我們做戚風蛋糕。」

  不要再做舒芙蕾了。





_To be continue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