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2016

【U.N.C.L.E.】A bitter sweet (7) 上篇【Solo/Illya】





美蘇向Normal life AU
藝術生意人蘇洛與甜點師伊利亞
來自於小圈圈內的腦洞

OOC可能性極高慎入,以下防雷



































  Your Christmas day

  「哈啾!」今年冬天飄下的第一片雪花落在蘇洛的鼻尖上,突然乍到的冰涼令他打了個噴嚏。

  毫不在意自己的突兀,蘇洛直接在人潮來往的紐約人行道上停下腳步,從口袋抽出鵝黃色格子的印花手帕擦掉鼻尖上的水珠。他已經約莫一年沒有感受過紐約街頭的人群帶來的流動感了,有種停止的時間再次啟動的幻覺,在他於世界各地出差的這三百多天來,光陰似乎一點都沒有推著他邁出腳步。他將心情停留在去年秋天的羅馬。

  「……。」蘇洛收起像西班牙廣場般溫潤的暖黃色手帕,再次踏出右腳往下個轉角前進。時值傍晚,初雪從頂上濃厚的雲層中來到地表世界,拉緊頸上的深藍色圍巾,蘇洛將空出來的那手塞進大風衣外層的口袋裡。

  在口袋裡有一張當日早上的發票,用淺色油墨打印出紐約街頭的咖啡廳的店名,和一杯紅茶的單價,蘇洛輕輕摩娑著那張紙條的折角。他想,要是那杯紅茶可以配上點果醬就好了。接連落下的雪花掉在他的肩膀上,化成一顆顆水珠凝在羊毛布料上——這倒有些像是雨水——蘇洛在心底念念有詞,接著他回想起上一個足跡留痕的地方。

  那日也是雨天,正值羅馬的秋季雨季,充滿後悔與不甘的他眼睜睜看著巷子內蛋糕店的鐵門降下,看著承載最後一絲希望的計程車駛離他的視野。從那之後蘇洛再也沒有接觸到蛋糕店的消息,勤勞地連上各國搜尋引擎尋找相關網站,手機、筆記型電腦、家中的桌上型電腦,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他努力搜尋任何蛛絲馬跡;然後他開始申請境外出差,在世界各個城市飛來飛去就是希望能找到一間隱藏在巷弄中的美味甜點店。

  「晚報——剛上架的今日晚報——」路過街燈下的書報小攤時,蘇洛聽見報童男孩這樣的叫賣聲,所以他停下移動,投了五分錢進對方裹著手套的掌心裡買下一份財經晚報。他想待會吃晚餐的時候可以寫一寫副刊的填字遊戲,好把蛋糕店甜而粉嫩的味道暫時從腦袋裡隔離出去。

  好幾個夜裡他沒辦法停止思念,蘇洛覺得自己該休息一陣。他也還沒調整好生理方面的時差,前天他才從伊斯坦堡轉機回到紐約,那裡沒有什麼神秘而驚人的蛋糕店,只有不知道加了多少糖漿的土耳其軟糖。

  在伊斯坦堡之前呢?蘇洛從離開羅馬之後首先是找到了柏林去,他仍記得那位小姐機靈的德國口音,也曾經從與甜點師談天的過程中得知他們來自柏林。但是從西邊到東邊,跨越了柏林圍牆遺址、查理檢查哨,一週七日除了工作之外他沒有間斷地在大街小巷穿梭,除了一些陳舊的口頭流傳之外沒有絲毫關於俄羅斯紅茶以及舒芙蕾的消息。替柏林圍牆的破磚塊拍了張照片之後,蘇洛往更東邊去——雪國甜點師的家鄉,正值冬季的莫斯科。

  「搞什麼。」在大衣內袋裡翻了翻才發現保暖的皮手套忘記帶出來,蘇洛在冷冽的風吹凍他的手的時候暗罵一聲。不管莫斯科還是紐約,都冷到令人覺得寂寞。

  然後是巴黎、倫敦,在四月的時候他去過馬德里,經手了幾項買賣之後在夏天到達哥本哈根,他仍然遍尋不著那間蛋糕店,甜點師和他的朋友就像是在泡沫中蒸發的人魚,消失在深藍色的大海中。

  盯著岸邊的人魚看了許久,蘇洛最後仍然替她拍了張照片。

  往右手邊拐進一條小街,用新藝術風格裝飾的路燈已經亮起,鵝黃色的光暈僅有在視覺上暖活了空氣,蘇洛將晚報夾在腋下,不耐煩地撥開停在黑髮上的幾片雪花,整日的交涉工作下來讓他一向整齊的髮型稍微不聽話了,幾縷黑絲落在額前。隨著呼吸吐出的熱氣在空氣中凝成白霧,消失得很快。任何事物從出現到消逝似乎都只有經過三秒鐘,這讓蘇洛很不是滋味,覺得心臟被逼得過於緊湊,過於無情。

  秋季降臨,他的足跡甚至遍及東方城市,當他在上海以及台北之間奔波進行古董花瓶的拍賣時,也不忘在狹小的巷弄間尋找神秘的蛋糕店。直到蘇洛將最後一幅山水字畫送去東京,奶油色金髮甜點師的消息以及身影都沒有重回他的世界。他想,這次真的徹底搞砸了。

  長長吁了一口氣,蘇洛才開始注意到街道邊有些過於符合時宜——撐著排水管的屋簷上與商店櫥窗內有許多彩色的小燈泡綻放著,視線四處掃過之處還有整齊排列的聖誕紅盆栽,綁著金色和紅色編織成的緞帶。沿著擺放整齊的盆栽們看過去,蘇洛的視線在那塊黑板立牌上停留至少有三十秒那麼久。他有種感觸,似乎自己一輩子就是為了等待這三十秒的到來。

  『耶誕節首選,溫烘覆盆子舒芙蕾,二塊半美金一顆。現沖紅茶搭配覆盆子果醬,二塊美金一杯。節日特價:舒芙蕾加上一杯紅茶外帶只要三塊半美金。』

  雪花還在落下,天色已經暗了,蘇洛趕緊推開玻璃門快步進入新開的蛋糕店裡取暖。喝上一杯溫醇的俄羅斯熱紅茶,從裡到外一定都會溫暖許多。





_To be continued



先貼出來一個部分,下半部分工事中
原本上一篇就要結局了(被揍

問:可能會做成實體本子嗎?
答:大概是不會